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央·尧的博客

尧 五行属水 凉薄 亦 温润

 
 
 

日志

 
 

六月——爱情底片5  

2009-04-21 10:34:26|  分类: 字本无香(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六月——爱情底片5
                             文/ 小尧

     《八十年前的爱情故事》,是两年前的旧文了。 整理出来收在《爱情底片》里,也算是一个记录。 

    不知该用一种什么手法来重现那段旧得发黄,模糊得几乎看不清,只有轮廓的故事——也许根本算不上故事,因为也许在那个年代,这样的事时常发生,没有生死离别,也没有多么温婉细腻的台词,只有对命运的无助。但就是这样一个故事,让我在倾听的时候不禁泪下。 
    只是想给这样的故事一个记载,真实发生过,不至飘散流逝。 

     今天的故事,已故的老姥姥的故事。 

    十四岁的她穿上嫁衣,盘起头发,第一次在唇上点上那抹明艳的胭脂,带着花一样的浅笑,心里揣着个小兔子,骑上披着红的小毛驴。就这样,在小毛驴踏起的渐渐远去的黄土尘埃里,在声声唢呐锣鼓中,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了那个从未谋面的男子。 

    他是个地主的儿子,这个村里唯一一家地主。那个人不瘸,也不傻,是个大个子,强壮而热闹。她看到他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心里终于渐渐开了一朵花。他们应该是相爱的,他从不责难她,她是温柔秀美的,像一朵轻轻柔柔的云一样依顺他。整个大院里洋溢着喜庆而温暖的气氛。一年后,他们有了一个小女儿,全家上下只有这一个小孩子,所有的人都宠着她和她那温柔的妈妈。在那个山西的偏僻的小村庄里,他们甚至为他们的小小姐请了一位先生,丈夫鼓励她为小女儿伴读.调皮的女儿,温柔的男人,全家的宠爱……那是她一生中的天堂。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许只能用历史,或者命运来解释了。她22岁那年地主被打倒,人民翻身做主人,.整个国家一派红火向上的景象。她不懂什么叫"阶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在那个小村庄里,他们虽是地主,却不象那些大地主一样,舍不得雇工人,那么多的地都是自家种,比一般的农民还要做更多的活,只是秋收农忙时请几个亲戚来帮忙,村里人也从没对他们有过敌视,相处就是乡里乡亲的关系,哪家农忙,他们家也会出力出人帮人家.傍晚时,她也会带着小女儿去阳坡下跟村里的女人们聊天谈笑.她单纯的头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切就发生在一夜之间。 

   婆婆最先被打死,婆婆生前只有三身好些的衣裳被收走了.丈夫因为犯了更重的罪(他以前是个"警察"),在全家人的苦劝下,逃跑了.他临走时告诉她,要等他回来,他一定会回来带她一起走的.她和小女儿还有公公被关在牛圈里,白天游街,晚上反省.她忘不了那个早晨,她从睡梦中被拖出去,绑在骡子后面,在铺满了碎玻璃的小土路上被拖了一大圈.小女儿一直哭喊着跟在她后面跑着,两只小脚跑的血肉模糊。她也被拖的见了骨头。有平时处的好的乡亲心里不忍,偷偷送药给她母女。看牛棚的正是她夫家大娘,实在看不下去,就要想办法让他们逃走。老公公撑不下去了,就先跑了。她拒绝,她说她男人要她就在这儿等他。 

    这样过了半年,不知受了多少苦,终于有一阵子松了些,没人再太在意这年轻的母女俩,她带着女儿走出牛棚。 
她答应要在这个村子里等他,执拗得有些傻的她一步都不肯离开。亲娘就在邻村,她也没有去投靠,她怕自己一走,他回来了看不到人以为都没了又会离开。村子里有一口摇摇欲毁的破窑,她和女儿就在那里住下了。那口窑是只有少半个窑顶,土炕上积满了雨水,成了一个大水洼。怕剩下的顶子塌下来,两个人就一人挨一个墙跟睡,没铺没盖。那时狼很多,晚上娘儿俩生着一堆火不敢睡。白天她出去要饭,就把女儿留在“家”中。有一天她要饭回来忽然看到一条大狼飞快地从家的方向窜出来沿着山梁跑了。她心里马上想到家里的女儿,腿都软了,疯了一样奔回家,只见女儿迎出来,拉着她的手兴奋地说:“妈,刚才有个好大的大兔子跑到咱窑里!尾巴真长!”她紧紧抱着女儿大哭起来。受罪的时候她没哭过,她心里怨那个男人,她不知道她的男人究尽什么时候能来。女儿渐渐要不行了,从小娇养的小小姐,根本咽不下妈妈讨来的东西。那时侯人们自己都不够吃,要饭又能要来些什么呢!但她就是不吃,渐渐尽快要饿死了。这样过了又是一年,她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儿,心里怨着那个人,终于决定投靠娘家。 

   人情冷暖。乡亲们都能伸出一把手来可怜她们母女,她说什么也想不到,亲妈和亲哥哥会不收留她们。她苦苦哀求,为了女儿,她什么都愿意。最终是留下来了。家人的白眼和嫌弃,都害怕她会连累自己。她还在等,等那个下过许诺的人。他在哪儿?是死是活?但她坚信,他只要活着,就会回来找她。母亲哥哥不停地给她找婆家,劝她,甚至逼她再嫁,她像那次不愿逃走一样执拗。 

   这两年来,他在哪儿?活着吗?他还记不记得那个承诺? 

   他活着。这两年,他一直在不停地越狱,逃跑,被抓,加刑,又越狱,又被抓,又加刑……那次离开家逃跑后,一起的有几个人,本来有一个机会一起逃到口外的,可他想着出了口外这辈子都不知能不能回来,能不能再见她一面。自己在外面躲了一阵,想偷偷回家的一个夜里被抓了。就在村子附近。他被带到包头的监狱,他没忘记那个承诺,于是越狱,又在回家的路上被抓……这两年他也不知道自己越了几次狱,挨了多少打。越一次换了个监狱,中国北方的监狱几乎被他坐了个遍。也许公安也觉得他可笑,每次都是在几乎同一个地方抓到他,越狱都有了名头。他一直没有放弃。 

   半年后,她在哥哥的逼迫下,带着女儿,嫁给了很远的一个村子的一个40岁的铁匠。她是不肯的,更多的是无助和无奈。她不原相信自己受了这么多苦最终没有为他守护下来。女儿渐渐大了,在娘家总是受气——她更担心女儿。说什么都没用了,她终于开始信命。那个铁匠很憨厚,对她母女也很好。她却始终心里有着那个期望,那个许诺,她信他,却又不得不信命。 

   她嫁出去整一个星期了。这天清晨,她照例早早起来伺候牲畜,忽然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她家篱笆外。她窒息了,她没有怀疑,那是一种骨子里的直觉:没错,那就是他,不是做梦,他,守着承诺,回来了。 

   他又越狱了,在一个星期前成功地回到原来的家,却发现她走了。又满怀希望找到她娘家,她哥哥像赶瘟神一样赶走他,告诉他她嫁人了。在那个山头上的一户铁匠人家 。 

   我想象不出来当时是什么样的情景。他们就那样站着,在没有亮起来的天空下,一个墙里,一个墙外,站着,静静地向望着,凝视着。天色还是黑的,风有着夜露的潮湿。 

   天亮了,女儿出来,她觉得这个衣衫蓝缕的人有些眼熟。便问呆立的妈妈是谁。没人回答她。那个人就这样走了。一句话也没说,蹒跚着走了。她看到妈妈脸上满是泪水,立在晨起的山岚中。 

   他一直没有原谅她。一辈子。她想起14岁时抹着胭脂骑在小毛驴身上,就以为这一辈子就交给了这个男人。等她的女儿有了女儿,女儿的女儿又有了女儿,她仍然会将那时的心,那时的境一次次讲给她们听。我望着那张苍老的脸,依然感受得到她十四岁时的美。26岁的坐在电脑前敲字的我,可能不能完全体会14岁的骑着披红小毛驴走在土路上的老姥姥。但我真的落泪了。 

   后来听姥姥说,在老姥姥70多岁的时候,已经不能走路了。那时,他们又见了一次面。我的老姥爷去世时,同意让我的姥姥去送终。他终于还是原谅她了。至此,不禁又一次落泪。 
[music]461648|3|http://stream4.qqmusic.qq.com/461648.wma|1945|15482|海角七号[/music] 
六月——爱情底片5 - 字痴小尧 - 字痴小尧"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